婊兄弟,一生一起走:友情誠可貴義氣價更高,若是馬子吼兩者皆可拋

今天話不多說,稿費不多騙,今天就來暢談男人間的友情如何在馬子出現後變得不堪一擊,前提是必須有過或正在擁有小馬仔喔∼(當然有男朋友也一樣,畢竟這是個多元成家的社會)
「十年情誼兩忙忙,欲與君來把酒歡;卻奈家有河東獅,歡後必跪主機板。」

2016,1/24,冬,霸王級的寒流把所有人都變成沒看過雪的鄉巴佬,整個臉書也好像被洨顏射一樣的白茫茫一片,卻也讓服務業的我有了6點下班的奢侈待遇。於是我下班打卡後三秒,馬上在兄弟群組發賴約酗酒,1985出生的我,年過三十,每天夜邱晨勃,性致勃勃,看著已讀數超過12後過了半小時,手指凍僵,終於出現了回應:「我馬子說要看電影」、「喝酒我老婆會宰了我」、「抱歉啊,要陪馬仔看花千骨」(WTF?)。

此時我走向車,車上廣播放著新鴛鴦蝴蝶夢:「昨日像那東流水,離我遠去不可流⋯」,憶著昨日種種,那追逐第一砲的往事歷歷在目,我想說:「黃安,你他媽雜碎。」

「朋友一生一起走,直到你變馬子狗。」
年少不更事的時候,在學校不事生產我們總是以壞透了出名,總找了任何的理由跟同學湊錢(襪子破啦、買菸啦、家裡小狗生了巴拉巴拉巴拉),中午吃飯時拿雙筷子從一班到最後一班到處強姦同學的便當,當正義使者的處理長大有可能會危害社會的宅宅。那時候是正值日也硬、夜也硬、看微生物無性繁殖也硬的青春期,內心有些東西悄悄的發酵,對,小女友。

那時,雖然到處逞兇鬥狠,看人不爽二話不說,隨身攜帶的大鎖就往他頭上招呼,不過隔行如隔山,對於把馬子這檔事,大家的等級卻還停留在受精卵時代,但不斷增生的精液以及內分泌卻多到會吐奶了。終於,在這群陽剛氣重到殭屍都避之唯恐不及的男人堆裡,開出了小手牽牽小奶摸摸的純純愛情花兒。

話說交七辣這種事情,一旦有了人開胡,其他人就會跟趕潮流一樣。女朋友就是個經驗,一個人有經驗是很無聊的事情,一群人都有經驗,就會跟當兵一樣是個話題,慢慢後續開始討論體位破解啦、嘟肛啦,種種的暗黑禁忌都有。

初期的時候,大家都是純情少年兄,猶記得我那時牽上小七仔的手,我郭巨基就跟吃到百年大還丹的張無忌一樣,一!柱!擎!天!,走路都要彎腰走,騙人我其實是在學米高積遜,後來大家的話題漸漸從要跟哪個學校幹架,變成跟小馬仔的甜蜜辛酸史。就在這時,有個人提出了一個誤人一生的大道理。

「友情誠可貴,義氣價更高,若是馬子吼,兩者皆可拋。」
年代久遠,這句話已不可考,但大家的腦海中好像被下了魔咒,程度可比9.2的堅定不移。就算拿屎跟你說「這是媲美日本A5等級和牛的美食」,你也會毫不猶豫的就往嘴裡塞。

「讓女人使喚,她就是你整個世界的男人,這才是真男人。」
記得有次在飯局上,大家你看我、我看你的問:「這到底是哪個王八蛋說的話?」這無法抗拒的命令,讓往後的日子天堂地獄傻傻分不清楚,喝酒唱歌再也無法孤身附會。看到檳榔西施,只要頭撇過去一點,馬上飽以老拳。肚子餓要變身洨當家、還要定期上奇摩知識+看笑話,以防哪天她心情忽然不好、當在看NBA冠軍賽第四節時,不能對她的提問充耳不聞、要關心她的老爸老媽哥哥姐姐弟弟妹妹叔叔阿姨嬸嬸三叔公三叔婆,還有隔壁鄰居遠房親戚剛出生的小貓小狗。交了女友,善良我有。
當我點完第三根菸時,想起了一件久遠的事情。高中時有個以凶狠出名的朋友,出門都要帶刀。有次因為跟別的學校起了衝突,兄弟揪幫忙說:「一句話,幹不幹!」,他立刻回:「幹!」於是,我們放棄了假日美好的休閒時光,滿腔熱血的要幫兄弟出頭。而他,卻始終未出現。後來,在統領百貨的樓梯間驚見他在跟馬子下跪,氣魄不輸當年的宋省長,聽說,只是因為他前天的約會遲到了10分鐘。

P.S. 根據英國超可靠的研究指出,世界女權協會向所有衛星設下了「你是馬子狗你是馬子狗」的催眠電波,只有男人可以接收到,洗腦程度直逼KMT。時近過年,先祝各位新年快樂,年年有錢賺,日日有穴插。

筆末,剛我馬仔傳了Line過來,說下雪要我回去煮薑湯給她喝。再見了各位9527。神啊,請讓我一周至少有一天能跟兄弟聚會喝酒吧!